笑的部落格 SHIAO'S BLOG

關於部落格
  • 20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超值推
好康

我在海洋聽歌


我握著你的手

你始終存在

沾滿沙粒的手

始終存在


 ---顧城《海的圖案》 


《大聲誌》似乎宣告著凡我思者,都需大聲以告,大聲追索;然而我卻無聲以告,就是和曾經翻心閱讀後的一小些沉澱,聲援海洋。 

連續好幾個月,我的車上反覆放著圖騰、薄荷葉和城市之光的CD,聽完一張換一張,似乎怎麼聽也不覺得膩,每聽到一種樂器發出的音符,腦袋裡就會浮現聖民、阿貓、札馬克、金毛、阿新、凱同、阿勝、小倩表演時的樣子,以及他們在一起說笑話瞎起鬨的快樂。當CD跑到圖騰『我在那邊唱』這首歌,聖民的笛音吹起時,福隆海邊的味道、大海的聲音、拿著攝影機沾滿沙粒的手、被颱風狂吹的舞台…從音樂聲中浮現,依舊色彩鮮豔地活在記憶之中,那是一種從五官到內在心靈,全身肌理的深刻印記….。 

在2005年6月前,我只是一個喜歡以木吉它為主的民謠音樂愛好者,頂多知道Bob Dylan、Joan Baez、披頭四,是個道地的搖滾樂門外漢。海洋音樂季祭後,我卻開始從玫瑰、大眾唱片行轉到小白兔買台灣的薄荷葉、教練、蘇打綠、好客,試著聽聽追麻雀和嬰吠…,我在想這到底是為什麼?後來慢慢領會,這些我願意專程去買的CD,我都曾經看過他們在海洋或野台的現場表演,聽過一些關於他們的音樂故事。

如果從文化地景的觀點來描述這樣的感受,應該說,我轉換了不同的聽音樂場所,這個場所不只是一套音響設備、一片CD,而是一整個樂團就在你眼前的真實現場,加上週遭一起聽歌的人、與樂手互動下所產生的共鳴、一杯啤酒、一片襯著樂音的大自然,音樂已經不只是單純的聲音了,它充滿了與時空交錯的心靈印記,以及當下從內而生的各種意識,我與音樂間萌生了屬於我個人的意識地景,而我又與同時在一起的人們,創造與持續了一處文化場景。難怪許多樂手會說「搖滾樂是一種身心靈的表演,它的舞台演出也是音樂的一部分。」,FORMULA樂團的鼓手也曾告訴我:「搖滾樂的表演是重要的,一個表演得好的樂團,會讓觀眾感同身受的覺得自己也站在台上唱歌,全身充滿一種熱血的感覺。」。這兩段話對我而言,也剛好印證在2005年好客樂隊在海洋音樂祭大舞台的表演上。 

那是個強颱來臨前片刻寧靜的夜晚,勁風吹起大浪,不斷掏蝕彩虹橋頭的沙灘,貢寮鄉長憂慮的站在橋頭望著黑暗狂嘯的大海,一陣陣嗩吶具嘲諷般的音色,穿透整片沙灘。隔著觀眾的另一頭,好客樂隊四人,正在大舞台上對著螢幕的黑白電影,演奏著充滿客家特色的樂曲。好客利用老電影和資料片重新剪輯,描繪台灣的發展,當片中出現福隆沙灘的舊影像時大家都驚呼了起來,接著片中清楚說明了福隆沙灘流失的問題,現場一片寂靜,我的攝影機觀景窗在此時一片模糊,滿心激動的一直流淚,那是由心的讚嘆,囋嘆這個樂團清楚呈現出的一種音樂態度、內涵與自覺,讚嘆他們的音樂爲這樣的地景創造了絕佳的連結。難怪6、70年代許多衛道人士會形容『搖滾樂是一種會搖動人心的惡魔』,如果從這樣單純的聽眾角度出發,我真的對『海洋音樂祭』有著深深的情感,如果站在台下數千名的聽眾當中,有人因為看了這樣的表演,進入了一個新的理知世界,不是棒極了嗎。 


我們居住的生命

有一個小小的瓶口

可以看看世界

 ---顧城《頌歌世界 內晝》 

我是個紀錄片導演,和音樂人一樣都是創作者,藉由創作探索這個世界,描繪我們所居住的生命。我在紀錄過程中的所見所思,要以如何的姿態展現在觀眾面前,要造成何種互動與思索,是件並不容易,但也很容易的事情。因為創作是一個人整體的呈現,他有什麼思考、觀點,甚至性格,都在創作中一覽無遺。當一群創作者同時出現在同一個舞臺上,他們就具體呈現出當代的文化面貌與生命現象。 

因此我非常喜歡仔細讀歌詞,流行樂的歌詞有什麼元素,不同音樂的歌詞中又表達了什麼不同的內涵。要一位流行歌手要唱出具有社會意識的歌曲一定痛苦萬分,要一位抗議樂手寫出你愛我愛的歌詞也肯定不行。所以當許多朋友提出搖滾樂手應當如何如何之時,我都不以為然,創作是隨著時代進展而進展,某些時候也會引領時代的東西,它就在我們的尋常生活之中。搖滾樂從當初的生命之音、邊緣反抗之聲,到現在逐漸步入精緻、流行、酷炫化,姿態有著極大的翻轉,我認為和這個世界,以及社會提供給創作者什麼養份有著很大的關係,一位創作者要能超越這樣的處境,帶領大家看見不同的觀點與世界,是整個社會的深深期許,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認知在2005海洋音樂祭的『愛音樂,救沙灘』活動上萌芽了一小部份。 

福隆沙灘因為核能發電廠興建重件碼頭的原因,使得沙灘逐年改變、流失,長期反核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從第三屆海洋開始,每年都會到海洋音樂祭現場擺攤,默默傳遞沙灘流失的訊息。我問過活動執行人崔愫欣,當地「貢寮反核自救會」難道沒想過到音樂祭現場抗議嗎?愫欣說當然有想過,當地的反核歐吉桑歐巴桑曾經激動的說要到現場拉白布條,甚至阻擋音樂祭的進行,但是被環保團體擋了下來,論點是海洋音樂祭是個充滿歡樂的場合,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年輕人,如果因為抗議的舉動讓年輕人對反核議題反感是得不嘗失的,倒不如在現場做教育宣導的工作,因此綠盟在音樂祭默默擺了三年的攤位,從第一年乏人問津,到第三年有樂手的加入,大家慢慢知道沙灘流失的問題與核四廠密切相關,而實際展開連署的行動,2005年的『愛音樂,救沙灘』就是由一群樂手一起催生而出。 

他們以一種溫柔舒服的方式傳遞訊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薄荷葉樂團的主唱小倩和鼓手凱同,將印有反核字樣的T恤一一親手送給樂手的時候。他們並不會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語,樂手問一句「這要我穿嗎?」,凱同會緩緩的說「隨便你,只是謝謝你加入連署。」,然後樂手肯定地說句「我會穿」,一切理解就在這樣的簡單對話中達成。 儘管樂手在舞台上唱著歡樂的歌曲,但是他表達了某種態度,只要有敏感的觀眾察覺,這影響就會擴散開來;這其中有著一種理念上草根而素樸的傳遞,一切對於龐大得讓小小創作人無法招架的不義,都在這樣的宣告與抗議中進行,929的志寧因此寫了一首「我不要核電廠」的歌曲。只是這樣的力量還太過微小,如果可以形成如同2006年5月5日在紐約進行的一場『現在把他們帶回家』反戰演唱會,眾多樂手直接控訴布希攻打伊拉克的舉動的話,那麼我們的社會應該很不一樣吧! 


海笑了

給我看會游泳的鳥

會飛的魚

會唱歌的沙灘

對那永恆的質疑卻不發一言
 

---顧城《規避》 



==========註============

 關於《大聲誌》 

2005年底,一群年輕人以下面的宣告創刊一本免費的月刊雜誌《大聲誌》。 

我們期許,這是一本有態度的青年文化生活誌。裡面有無需妥協、立場穩固、貼近時尚潮流的音樂、影像、藝文、與次文化訊息。
 

這本雜誌的所有經費全靠編輯群以及支持的朋友師長們的捐贈,聽起來很艱困,但是這群朋友絕佳的美學鑑賞與編輯功力,卻將一本免費贈閱的小本本做得不輸給市面上販售的雜誌,而內容就更不用說了,編輯顧問是魏玓、管中祥、李明璁三位老師,編輯群有張鐵志、何東洪、張世倫、鄭凱同、orbis...等十多位來自各大學研究所關心台灣青年次文化現象的朋友。2006年《海棠.馬沙與珊瑚》在The Wall的放映會他們不僅幫了我很大的忙,這一期的《大聲誌》中李怡慧小姐還將當天的座談整理成文,讓更多人看見年輕人趨之若鶩的音樂祭其他不同的面向,是一本值得大家閱讀的雜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