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的部落格 SHIAO'S BLOG

關於部落格
  • 20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超值推
好康

開啟另類觀點的門扉


入伍至今將近半年,在逐漸適應軍中各種陋規惡習之際,卻也漸漸與自己以往熟悉的「音樂場景」(music scene)進行漸遠,雖然不至於完全與樂團界的朋友斷絕聯繫,但相關資訊的獲得也從以往親身經歷與口耳相傳的方式轉而透過大眾媒體與網路訊息來認識這個音樂場景。因此當我從報端以及網路獲知「海洋音樂祭鬧雙胞」與「The Wall遭勒令停業」這兩個事件時,一絲「局外人」(outsider)的疏離感竟油然而生。 

於是我開始理解,為何關於海洋音樂祭所帶來的內外在問題(商業贊助、賽事爭議、對音樂文化發展的影響、沙灘流失…),以及音樂表演事業的相關營業法規,對一般大眾,甚至是喜愛現場音樂(live music)的樂迷而言,是那麼遙遠且顯得「事不關己」。大眾與樂迷本身雖然同樣置身於音樂場景之中(大部分佔據消費的一環),但因人際交往與資訊獲得的程度不一而身處不同的位置,大柢無法接近文化生產的核心場域,因此關於音樂文化生產的結構性議題對他們而言當然是疏離的;然而更重要關鍵的或許在於,他們如何透過媒介的使用來認知、理解以及看待獨立音樂場景。 

人類無法躬自經驗所有事實,於是媒介提供了人類認識世界的另一種方式;問題是媒介無法反映事實,僅能「再現」(represent)部分真實,因此,媒介過濾、篩選、重組與呈現資訊與事件的方式影響(而非改變)了人們對世界的看法。媒介對人們觀點的影響力,雖不至於立即強大,卻日積月累地強化(以及排除)許多身分認同。 主流媒體(尤其是電子媒體)在報導音樂活動的新聞(如海洋音樂祭、春天吶喊)時,往往將閱聽大眾設定為「消費者」,在報導中不斷強化「休閒」、「狂歡」與「享樂」等概念,卻甚少提醒閱聽大眾,文化消費者同時也具有文化公民的身分,除了消費上的選擇權(消費/不消費),同時也擁有更具主體意識的文化公民權(我支持/反對何種的文化環境)。 

距離易使人產生浪漫的想像,當貢寮沙灘流失的問題在媒體上的版面只是錦上添花、容易被人忽略的一則小方塊,許多參加海洋音樂祭的樂迷會覺得位於核四旁的貢寮沙灘是很美的;當公部門花大錢舉辦煙火式的音樂競技,卻傳過水無痕,無法累積流行音樂產業基層的活力,而一般媒體對這種必須抽絲剝繭分析的議題卻沒有興趣,大多數的樂團仍會對海洋音樂祭懷抱著美國夢式的幻想;當The Wall內外在困境(營業壓力與專業主義之間的張力/周旋於公部門與臨檢警察之間的索然與無力感)無法透過有效的媒體傳達給樂團或樂迷了解,大部分的人則無法體會現下音樂展演產業的相關法規有多麼顢頇保守。 

另類媒體的資訊生產,提供了這些被主流社會視為「另類」(或不是最重要)議題發聲的機會,讓觀點得以浮現,引導那些原本認為「干卿底事」的群眾發現自身與事件與議題之間(無論是理性或情緒性)的連帶感,於是事件與議題便不只是單純的消費行為或報紙上的一則方塊。 

紀錄片就是一種有力的另類媒體,笑笑的紀錄片《海棠、馬沙與珊瑚》分別從海洋音樂祭主辦單位、參賽樂團與環保團體三個面向呈現去年三颱作弄的海洋音樂祭。在紀錄片尾聲,長居貢寮的老士官長從海岸邊拖起偌大的贊助商宣傳旗幟,而數月後貢寮沙灘再度成為汪洋一片,我們知道導演試圖告訴我們更多,彷彿為觀者開啟了多扇門扉,留待觀者自行思考關於獨立與商業、夢想與現實、發展與環保之間的辯證課題。 

作者 / 鄭凱同 (薄荷葉樂團鼓手 另類媒體發電機成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