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的部落格 SHIAO'S BLOG

關於部落格
  • 20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超值推
好康

蒼天、大海和他的小小羊兒

1991年,透過人間雜誌我們認識了住在基隆鼻頭角的牧羊人,王金瑞。拍攝近兩年的時間,和王伯伯結成像親人般的朋友,他也視我們如子。有一年,我們帶他回湖南老家,找了許多路,都找不到他的家,最後只能隨意在路邊燒點金紙祭拜,王伯伯流著淚在白茫煙霧中對天地呼喊父母的影像,我始終無法忘卻。 有一陣子我的情緒很低落,常常去他放羊的海邊散步,王伯伯總會告訴我,不管怎麼樣都要保重身體,然後唸起他的口頭禪:「你看看我住的地方是塊寶地,空氣好、水好、有羊作伴,看看海心情好,快快樂樂不會老。」……昨天從花蓮開車返北,想順道去看看已經快兩年不見的王伯伯,但再也看不到了….。 真的很懷念他,也感到很愧疚,過世了快ㄧ年我都不知道,連送他一程的機會都沒有……。翻出十五年前寫的ㄧ篇文章,深深地重溫他、思念他......。
蒼天、大海和我的小小羊兒 作者:郭笑芸 / 1993年 本文原刊於「生活映像」,時報文化出版 越過鼻頭角漁港,進入鼻頭隧道之前的左邊坡路上去是一所國民小學,小學背面是一段濱臨著太平洋的海蝕崖山坡,坡上有四間低矮的石屋,石屋主人王金瑞是一位八十歲的退伍老兵,每天手持長竿在草坡上牧羊,他在這塊地方已經生活了二十八年。 王金瑞的老家是在湖南衡陽鄉下,在他五歲和十歲時,父母親就相繼過世,致使家中生活無著,六個兄弟姐妹四分五散,排行老五的王金瑞和以打鐵維生的大哥大嫂同住,十歲開始就幫人養鴨、放牛來自謀生活,年歲稍長,他用買賣鴨隻所積蓄的錢買了一塊田地,同時也經人媒妁訂了親。 民國二十六年,王金瑞和未來的大舅子到衡陽市遊玩,當時正值中日戰爭開始,軍隊到處徵兵,兩人看了徵兵廣告就心動報了名,回家後王金瑞一直安慰擔心他們安危的岳父和未婚妻說:「打敗日本人就回來了嘛!」 隨部隊南征北討期間,王金瑞的大哥、二哥先後去世。大嫂生活困難,就將他的田地和準備結婚用的一千斤穀子都變賣了,也在這個時候,訂了親的岳家與他解除婚約。 民國三十九年,王金瑞隨軍隊來到台灣戍守金門前線,當時他深覺自己年歲已大,應該攢些錢好過後半輩子,再加上難以磨滅的農民性格,他就利用每天下午的放假時間,一個人挖土種菜、飼養雞鴨,他自豪地說:「人家看電影,我在工作,克苦耐勞為往後打算哪!」 五十二年,軍隊調防到鼻頭角,他一個人負責守一個監視哨,也就是現在成了他的儲藏室的那個崗哨,那時,他就在自己的崗哨旁搭間茅屋養雞養羊。五十八年,王金瑞退伍,他的監視哨也隨著撤除,他就用三十兩黃金將茅屋改砌為四間石屋。 除一間居住外,其餘三間石屋則是羊圈和雞舍,使得他在養羊的全盛時期高達二百頭羊隻的紀錄,王金瑞總向人誇稱他的石屋是個寶,可以天天看海、看太陽、空氣又新鮮,讓他和羊兒過得健康又快樂! 但是王金瑞的屋子就在崖邊,直接面對波濤萬頃的太平洋,風勢威力可想而知,有一年颱風,把一棟石屋掀翻了一半,屋樑吹得老遠,石塊還砸傷了好幾隻小羊。有了居屋,王金瑞極想要娶妻生子,就在他六十九歲那年,經人介紹以十幾萬元娶了二十三歲的陳寶美為妻,結了婚才發現妻子精神異常,連生活自理都沒辦法,他說:「剛開始我就哭啊!我這輩子沒做壞事,怎麼遭人家騙,可是想想當初她也沒嫌我老,我怎麼能嫌她瘋呢?!夫妻一場,結了婚就是我的人……」 就這樣,王金瑞和陳寶美一起生活了三年,因為寶美經常會隨性亂跑,王金瑞每天要牧羊又要料理妻子實在無法負荷,後來只好將妻子送到岳母家,每月供給生活費,有時間就去看她或接她回鼻頭角住幾天。 孤獨地住在崖邊,除了一位住在他對面開雜貨舖的退伍老兵老朱之外,王金瑞的朋友大都是附近漁港的漁家、駐防部隊的阿兵哥、鼻頭國小的老師和來此遊玩的遊客、釣客……。和人家聊得起勁時,王金瑞常追著請人家喝汽水或到他的石屋裏坐坐,有些和他熟悉的釣客都會將剛釣起的魚和他分享,他也會把自己種的青菜拔一袋送給他們。 據一名住在漁港的人說,王金瑞在十幾年前曾有一段時間持績接濟一家困苦的漁戶,後來這戶人家的小兒子就認王金瑞為乾爸,現在已經二十歲,在外地做事,經常回家就到山上看王金瑞,去年交了女朋友,還先帶回給王金瑞看呢! 每天早上六點多,王金瑞就領著羊兒出門,羊兒一到草地就會自動四散開來,一位國小老師形容,羊兒就像王金瑞的孩子,他經常以汽水瓶做成奶瓶親自抱著小羊餵奶,一邊餵奶還會一邊和小羊說話。 有時羊兒吃草會一路吃到海崖邊,狂風一吹就跌到崖壁上的樹叢裏,這時,王金瑞就用繩子一頭綁在樹幹上,一頭綁住自己,請老師在崖上幫他拉繩子,讓他一步步的攀岩下去救起咩咩叫的小羊。 所以,王金瑞一整天都在山頭上巡巡走走,有時間就掃掃山徑上的羊屎,撿拾遊客丟下的垃圾。到了傍晚,羊兒回欄,王金瑞總是一遍遍的細數,羊兒少了,是經常的事,不是走失,就是被人「順手牽羊」了! 去年,王金瑞的鄰居老朱回大陸定居,王金瑞就頂下了雜貨舖打算給岳母經營,結果,岳母嫌山頂無聊不願上來,現在他只好一個人一面養三十多隻羊,一面照顧雜貨舖。有時忙得一天只吃一頓飯,可是他還是快樂的說:「人要生產,要勞動,身體才會好!沒學問沒關係,身體好就是本錢啊!」 早在王金瑞六十八歲時,他就已經為自己百年之後做好打算,他和三個同是退伍軍人的朋友,一起在他家對面的山頭上合蓋了一座大墳,四個人講好,要互相幫忙料理後事;最近,他還幫妻子準備好了一座墳,他豁達的表示,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再怎麼樣的人總是要經過這一關的! 深秋的東北季風呼呼地吹進鼻頭岬,海浪在岩石上拍拍做響,這位與生活堅實結合的老者,仍然在海崖上,樂天地與他的羊兒共守,就如同無垠的大海,永遠寬容了無數的生命與現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