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的部落格 SHIAO'S BLOG

關於部落格
  • 20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超值推
好康

我在雲路上-4

跑回旅店,Can虛弱的躺在床上,臉色很差,問她如何,「還好,就是頭暈肚子痛,吐了幾次。」。我說K暈倒了,她就跟我說起回來的過程。她說,從看片室出來下城樓,肚子就開始作怪,在河邊飆吐,這時先前就回旅店的K剛好要回去看片,還問候了一下Can才上城樓,然後還在城樓上又往下大聲再問一次,妳還好吧?....Can才慢慢走回去。接著就是我看到的樣子了。 

說真的,一邊和Can說過程,我們一邊大笑……。 

和Can說完,再趕回會場看K,每個人都來問Can的狀況,醫生說K要再觀察一個小時,不行就要送醫院。K有點狼狽且虛弱地坐著,幫他整理了一下儀容,就到長桌旁聽作者討論。

當時的夜,相當寒,冷風不斷灌進城樓裡,K開始發冷,即使用熱水罐摀住肚子,蓋上毯子、外套還是不行。我覺得還是回旅店躺著才行,跟醫生商量,就披著大毯子走吧。就這樣,我這個小矮子就扶著一包歪歪斜斜的大毯子,以及無法聽作者討論的遺憾…,順著月光回旅店。 

兩位重病號,實在讓人擔心極了,要K到我們房間睡,我睡地上顧著兩人,K不肯。只好將全身無力的他整理睡好,衛生紙、垃圾桶放在床邊,再加條毯子,要他不鎖門,準備當個老媽子撐著守兩人一夜。夜裡,Can睡得很好,沒事。但是一聽到門外有聲響我就驚醒,衝去K房間。半夜三點多,一大聲,碰 ! 以為小子吐得滾下床。推開門,K幽幽的說,「我好多了,睡一覺好多了,謝謝。」,至此我才能安穩入睡....。心想,我這開始就重感冒的人,大概吃太多藥了,反而沒事。 

第二天一早,三人都休息沒看片,不敢吃東西。找了對門的小吃店阿姨,幫我們煮鍋白粥,就白粥吞腸胃藥。邊吃邊開玩笑地討論起生病的原因,確定就是那粑粑惹的禍。
記得買粑粑時,老闆將剛起鍋的粑粑,用一張大概才10乘5的小紙片捏著,然後用塑膠袋裝起。大家知道吧,大陸的塑膠袋非常非常薄,熱騰騰的粑粑,一碰到塑膠帶就將塑膠袋融化了……。我一看這不成,好歹腦子裡還裝了點化學常識。一直驚呼,不行不行,拿起來拿起來,趕快拿起來,有毒啊……。三人手忙腳亂的將已經部分黏在粑粑上的塑膠帶扯下來,跟老闆要大張紙。老板進屋找了一陣子,拿出大張但是還不能將粑粑整個包起來的黃皮紙。我們只好將三個粑粑收到自己帶來的袋子裏,趕到東城樓看片。 

錯就錯在,沒將那塊毒粑粑丟掉,反倒糊里糊塗吃進肚子。 

不過中毒歸中毒,片子還是照看不誤,古城三友看了很多片子。這回影展我看到幾部拍攝人物的紀錄片,印象深刻。 

《排骨》—一位在深圳賣DVD的年輕人
《在城市裡跳躍》---三個從鄉村到都市圓夢的人
《活著一分鐘,快樂六十秒》---一位整日流連舞廳的中年男子
《親愛的》---一位在北京開設藝廊的女性
《姐姐》---一位從婚姻暴力出走的女性,所面臨的親子關係 

印象深刻的原因是這幾部片子,記錄了一般平常的市井人物,持攝影機的作者對於拍攝對象的凝視,是多面向且多元生活場景的共同呈現,而非單一價值的彰顯。我尤其喜歡《活著一分鐘,快樂六十秒》,作者對這位世俗標準上被視為一事無成、人生失敗的人物,毫無個人價值判斷的,以有點黑色幽默的方式呈現了主角的愛慾想望與現實生活。

個人覺得,人物難拍就在於此,決定拍某人的動心起念是什麼 ? 拍攝過程中,此人又挑戰了作者什麼樣的內在價值觀 ? 作者又如何面對與呈現這樣的價值衝突 ? 觀賞這樣的片子,身為觀眾是需要小心的,許多人只會看見片中人物與自己不同的價值觀,然後用自己對此人的價值觀來評斷作品,卻無視於作者在其中掙扎無比的創作過程,以及作者努力呈現的多元觀點。 


另有一部礦工之子拍攝關於他父輩的紀錄片《三里洞》,全片以黑白拍攝,分段呈現。

這部片的命題如史詩,影像視覺風格濃烈,雖然影像安排不盡理想,剪接有待協助,但是其探索的主題與情感真是讓人低迴不已。看完片的第二天,我耐不住心中持續的波動,和作者致意小聊了一下,知道接下來他將續拍其二其三,真是期待啊。
這群中國的紀錄片作者,七天來的觀片與討論相當密切,和台灣不同的是,他們的作品討論是每天進行的,所有觀片作者一起,同時加上幾位選片人、影評人與評審。發言相當直接,且完全不保留自我的價值判斷,有時甚至不就片論片,而談起對片中主角的喜惡,令人印象深刻。 

影展結束後一天,在路上碰到策展人楊崑和沙青、季丹。楊崑帶我們去了一位長住大理城的音樂家--歡慶 的住處,喝了好茶,帶回了好音樂。途中問起楊崑有關雲南大學東亞影視人類學研究所的現況,楊崑說,研究所已經沒有招生了,我嚇了一跳。那麼『雲之南紀錄影像展』呢?楊崑搖頭攤手說,不知道啊……。這可是我在中國此行最大的震撼了……。  


策展人 楊崑  




音樂家 歡慶 








而我們三人在影展尾聲,出了『粑粑中毒記』這樣好笑的事,也該有個紀念。離開前,我堅持要到城樓前玩張自拍,因為這條路我可是跑得快掛點了。擁有專業相機的Can、K雖然對自拍有點''不屑'',但還是快快樂樂地配合了。當然也到粑粑店前拍囉,粑粑店的狗狗一直對著我們大聲吠啊吠的,三人還拍得樂不可支。ㄧ路上,只要想到這件事就會不自覺的笑個不停。 

不過離開大理時,我的心中是帯著一團影展的謎,有點憂憂地,前往另一座古城—麗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